新CEO上任,Docker在开源与商业间做出了选择?

Docker在2015年鼎盛时期曾被估值为10亿美元,那时“独角兽”一词正在流行,风险投资家也频繁地提到“FOMO(fear of missing out)”这一概念。

这家软件初创公司当时的收入还不到500万美元,但这并不重要。投资者最看中的一点是,Docker作为一套免费的开源工具,已经成为一种流行趋势,开发人员可以借助Docker轻松地完成代码迁移,并在发布之前测试应用程序。

在编程团队中,Docker已经变得无处不在,仅仅在过去两个月里,IBM、甲骨文和思科这样的大型科技公司都已公开表态,向客户宣传此项技术的可用性。

但将使用量转化为收入仍然是Docker面临的最大难题。这项工作如今移交给行业资深人士Steve Singh。

20170503171731

Docker新任CEO, Steve Singh

在以80亿美元的价格把Cong Technologies出售给SAP的三年之后,Singh取代Ben Golub,担任Docker的CEO,以帮助Docker增加估值,取得更大的商业上的成功。

Singh在接受CNBC.com的独家采访时表示,Docker正处于跨技术领域发生根本性转变的前沿。亚马逊和谷歌这样的大型公司已开放其数据中心,开发人员无需再担心服务器和存储方面的问题。Docker提供用于代码迁移的虚拟容器,这消除了对昂贵而复杂的软件的需求,要知道在过去,代码迁移是需要大量的工具和技术的。

“Docker所做的,是让更多的人能够创新,”Singh说。直到上周,他仍在SAP上管理着七个业务部门,包括Concur和SAP Health。“在接下来的10到15年中,我预见到创新的爆发式增长,它会让我们在过去40年看到的一切都相形见绌。在这一场变革之中拥有一席之地,哪怕只是扮演一个小角色,都是令人兴奋的。”

开源是当今硅谷最热门的话题之一。除了Red Hat之外,其他的开源公司大多经历了数十年的失败。商业化是一条必行又难行的路,今年,连接应用程序的平台——MuleSoft首次公开募股(IPO)了,而Cloudera则将大数据分析平台Hadoop商业化了。

根据Battery Ventures上个月发布的指数,Docker是技术领域中第五大最受欢迎的开源项目,领先于Hadoop。Docker说,它有近10000名贡献者。

对于像Docker这样的初创公司而言,Singh的任职并没有经历常规的招聘过程­——Docker并没有过正式公开的高管搜寻与招募项目。

自去年11月以来,Singh一直是Docker公司的内部一员,他不仅加入了董事会,还担任着董事长一职。作为一家成功的创业公司的CEO,Golub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他不仅要跟上发展的步伐,而且要建立商业产品和销售团队,同时还要管理数百名新员工,并且面临伴随着公司发展接踵而至的业务上的挑战。

业务扩张与盈利增长的重任

当Golub有意将CEO之任交给Singh时,董事会是全力支持的。卸任CEO之后,Golub仍然是董事会成员,且仍然是大股东之一。

“这世上并没有很多人,能有足够的能力与激情,让一个公司能从零开始,一路发展到营收十亿美元。”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合伙人、Docker公司董事会成员Peter Fenton表示,“Steve Singh同意任职后,想要达到甚至超越公司期望,意味着Singh必须在商业模式上狠下功夫。”

Uber、PayPal、MetLife(大都会人寿)和工资巨头ADP这些大型企业,都在依靠Docker安全地迁移敏感数据,并迅速推出新的应用程序。 Singh说,Docker公司去年初开始销售企业版产品,现拥有约400家企业客户。

但是Docker面临着开源公司都会面临的所有经典挑战。而其中最大的挑战,自然是如何既能让免费用户用得开心,又能尽可能地让公司拥有商业层面的发展,有更多专利性的、能带来真切盈利的功能。

对于Docker来说,如何在开源与商业之间、创新与稳定之间取得平衡,一直是一件棘手的事情。Docker一直处于各种争议的中心,它的频繁更新常给容器生态系统带去惊喜,但另一方面大众又仍对容器安全性保持怀疑。

例如,去年,Docker公司更新了Swarm服务以用于管理容器集群。而一些开发者就公开表示,Swarm和Docker都根本没准备好。他们希望Docker公司能专注于“稳定”哪怕“无趣”的容器技术,只求平稳运行,不要花里胡哨。

延续Mark Zuckerberg(Facebook创始人)的精神,Docker的创始人兼CTO Solomon Hykes最出名的特质,就是动作快、站在技术前沿、敢于创新甚至敢于颠覆。但Docker不是Facebook。这是企业软件,太多企业用户正在依靠Docker来安全地转移越来越多的关键任务信息。

Singh的任务就是寻找这个平衡,消弭这些矛盾与差距。

“我更专注于未来,而不是过去。” Singh表示,“我们需要合作,确保客户有选择。”

只是“合作”,在容器生态系统中也不是一件简单而单纯的事情。正如Trinity Ventures合伙人、Docker董事会成员Dan Scholnick所言:“这是一个复杂而棘手的生态系统,每时每刻,所有人都既在合作,又在竞争。”

太多玩家投身容器生态圈,既贡献,又竞争,而这也是想要始终保持领导地位的Docker不得不时刻警惕的事,换帅之举,大概也是出于这一层面的考量。

原文来自CNBC:http://www.cnbc.com/2017/05/01/docker-names-concur-cofounder-steve-singh-as-ceo.html

分享到:更多 ()